家乡随感

情感文章

家乡随感更新时间:2018-03-02 17:26 手机版
家乡随感   如果说“家乡”是能够具象成符号的东西,那于我而言,就是枯塔、艾果、辣椒。   还有偶尔会有白鹭惊起的岛中书院。   我并没有所谓的乡土情结,家乡那座小城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像一个无病呻吟的过客一样谴责这座城市的进步,是对那里努力工作的人们的侮辱。[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但还是会对那些永久在的东西心存眷恋。   下火车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那个火车站的出站口从右边搬到左边,再过几年,想必要被在建中的高铁站完全代替。   回家的车程经过了横跨赣江的老桥,这是必经之路,白石的栏杆,在高速行进的车程中连成一片虚掩的灰白,不曾变过,到今年为止,已然在我记忆里一遍遍演绎了二十年。   过了桥就要折上沿江路了。依江而建的城市都有沿江路,其实大同小异,但对于当地的人来说却独一无二。这条沿江路很长,从公园到校园到酒吧再到以前的夜宵摊,几公里,能够容纳一个人的全部人生。   今年的寒假,我并没有去离我家五分钟步行路程的书院。说来搞笑,在这块生活十多年,我第一次踏足这个小岛竟然是因为,要在岛上的校园念书了。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这句写南京白鹭洲的诗在南宋时被赋给了这个小岛,它从此也叫白鹭洲。它一向在变却也从未改变。书院、学堂、校园……名字换了一茬又一茬,建筑更是从古建到民国建筑再到现代建筑汇聚于半个小岛,它不是八百年前的它。   但那棵大桑树却没变过,斗转星移,百年如一。   古南塔比起书院,显得寥落很多。几年前我见它时,一度觉得这个元代重建的塔怕是要再推到重建一次了。今年寒假,我又见了它一回,它仿佛活过来了。晚间飘过古南塔,现代的彩灯给它投上了不同的色彩,倒比白天显得年轻了许多。似乎这样光铸的粉墨,能够掩盖它几百年的枯槁容颜,夜一场,它也年轻一场。   其实任何一个地方,生活着的东西最为迷人。远了不说,我一个宅还是只能说说左右两条街——沿江路、北门街。这块小小的地方几乎是我整个童年以及少年。大概是小学四年级,珍珠奶茶的热风也吹来了这座小城。这个街区是校园密集的地方,奶茶粉勾兑的味道几乎贯穿了我的整个童年。五颜六色近乎艳俗,色彩里写满了父母的无可奈何的批评,或许今时今日我在寸土寸金里喝一杯从世界各地火来中国的讲究饮料,但它的确没有那时攒钱偷偷去买来得兴奋。   同理还有主业借书的书店、永久有人排队的秋千、听说用地沟油做的铁板烧……那些都是一向在变的一成不变。它不好,劣质二字能够把它锤进尘埃。但它是回忆,是能够称之为“生活”的以前。   我已经不再为它惊喜。   我依旧为它眷恋。
  1. 我的家乡灯会
  2. 迎春花开
  3. 老街记忆
  4. 香港学习游随感
  5. 家乡的雪

本页面《家乡随感》的转载信息

本页标题:家乡随感 本页地址:http://www.duanmeiwen.com/qinggan/43683.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
优发国际